河南永城西汉梁王墓出土玉器(中)

2017-12-16  来自: 玉器学堂 浏览次数:284


此外保安山三号汉墓、保安山二号墓、窑山二号汉墓中出土有不少玉版。如保安山三号汉墓共出土青白玉版80枚,形状多样,多数玉版正面刻卷云纹、弦纹,也有玉版素面无纹饰,还有玉版明显为旧玉器残片改制而成。这些玉版、玉片也见于西汉其他诸侯王墓葬中,多是为木棺镶嵌之物。如河北满城汉墓窦绾漆棺内壁由192枚玉版镶嵌而成,外壁则镶嵌玉璧26枚和圭形玉饰8件。江苏徐州狮子山汉墓也出有镶玉木棺一具,木棺表面髹漆绘有图案,并贴有玉片和玉版等组成各种复杂的几何纹图案。保安山三号汉墓出土的玉版极有可能为镶嵌木棺所用。但由于玉版缺失较多,其镶嵌方式还不很清楚。同墓出土的5件玉璧两面皆有纹饰,不太可能作为漆木棺的镶嵌饰物。
  西汉时期诸侯王墓中常见作为殓葬用的玉璧多与玉衣配套使用。如河北满城1号墓刘胜夫妇玉衣内前胸和后背均放置有玉璧,在玉璧两面留有织物粘贴痕迹。研究者推测先用丝带将玉璧彼此编接起来,后又在玉璧表面粘贴一层织物,把前胸与后背的玉璧各自编联一起。广州南越王、山东巨野红土山汉墓的尸身上下也铺盖有玉璧。僖山一号梁王墓玉衣外也放置有多枚玉璧,作用与前者西汉诸侯王墓玉璧使用情况相同。玉璧直径尺寸不等,玉色以青色、白色、墨色为主,两面抛光,正反两面纹饰相同。通体浮雕涡纹或蒲纹。多数璧面外缘阴刻弦纹一周,中间刻两周弦纹,或两周弦纹之间填以栉齿纹,将璧面纹饰分为内外两区,外区阴刻变形夔龙纹或凤鸟纹,内区浅浮雕涡纹或蒲纹。《周礼·春官·典瑞》载:“疏璧琮以敛尸”。郑玄注:“璧在背,琮在腹”。汉代诸侯王死后,在背部铺垫玉璧,应是先秦的遗制。如两周时期陕西、山西、河南、河北诸侯国君及夫人墓中大量出现以玉璧覆尸的“玉敛葬”。这种玉璧敛葬制度在西汉时期被继承下来。


二、礼仪用玉


  礼仪用玉主要用在大型的宗教祭祀活动场合中,相对而言墓葬中出土礼仪用玉较少。据汉代文献记载,西汉皇帝祭祀宗庙、天神、山川河岳时多使用圭、璧。《晋书·志十一》记载:汉武帝时,“每月朔朝,至于十月朔,犹常飨会。其仪……公侯璧……三公奉璧上殿御坐前,北面。……皇帝坐,乃前进璧”。《史记·河渠书》记载汉武帝元封二年,天旱少雨,“于是天子已用事万里沙,自临决河,沈白马、玉璧于河”。史书记载汉帝死后棺内亦随葬有圭、璋等礼仪玉。《后汉书·礼仪志》下记大丧云:“大殓于两楹之间,三公升自阼阶,安梓宫内珪璋诸物。”永城梁王墓出土的礼仪用玉主要有玉璧、玉圭、玉戈、玉钺等。玉璧数量最多,见于永城梁王、后墓葬中。但这些玉璧可能主要作丧葬和装饰所用,其形制、纹饰等前文已经详述。玉圭、玉戈、玉钺均出于僖山一号汉墓中。玉圭以青玉琢成,上有灰色斑。这一时期的玉圭形制均上端尖首,下端平直,器上未见有纹饰。僖山一号汉墓出土玉戈以青玉琢成,戈的援部除中脊及上下刃部为素面外,其余饰勾连云纹。内部及胡部为素面外,其余饰勾连云纹,内为长方形,中部并有一穿孔,戈的栏内有三个长方形穿孔,两面纹饰相同,琢磨极精细。玉戈也见于江苏徐州狮子山汉墓和山东曲阜九龙山汉墓。僖山一号汉墓玉钺以碧玉制成,残,其刃部为半圆形,銎部呈长方形,銎口两面饰阴刻卷云纹,銎孔为长条形。






关键词: 玉器学堂           

玉器展示

地址:南阳市武侯祠对面(卧龙路与汉画街交叉口向南30米路东)  电话:86-0377-62061666   邮箱:contact@nywlyc.com 传真:86-0377-62061666   豫ICP备15009215号-1

CopyRight © 版权所有: 南阳市卧龙玉城实业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XML


扫一扫访问移动端